【都市孽缘龙吸水】(第一卷)(251-300)【作者:wtw1974】   乱伦小说 
字数:1576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51章卫星定位

  龙昊天看她确实已经没有体力了,知道用强的时机已到,便坐起身来道:「你想的倒好,打我这么多下就白打了?没门儿,我要惩罚你。」

  邬愫雅不屑地斜睨他一眼,道:「是你先骂我的,打你是你活该。你倒还有理了?还想惩罚我?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可不管那些,反正我不能白白挨打。」龙昊天说着竟一把拽住了刚刚起身的邬愫雅的一只玉臂,猛一用力就把她整个人拽倒在了他身上。

  邬愫雅倒在了龙昊天的身上,一对儿鼓胀的雪峰首先压在了龙昊天的胸膛上,被挤压变了形状。邬愫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一时竟不知所措,任由龙昊天那两条粗壮的大胳膊像八爪鱼一样牢牢缠住了她那温玉软香的身子。龙昊天用左臂紧紧地箍住邬愫雅的玉颈,右臂紧紧地搂住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然后就用一张大嘴没命地啃在了邬愫雅娇嫩的俏脸上。等龙昊天那张火烫的大嘴啃上来时她才反应过来,可已经来不及了,龙昊天的两支粗壮的手臂像两支铁钳死死地钳住了她的细白脖子和小柳腰,使她是上半身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地扭动粉脸躲避龙昊天的大嘴在追逐亲吻,双手、双脚也拼命地挣扎着。口中急道:「高经理,你……你干什么?」

  龙昊天淫笑道:「嘿嘿,我不是说了吗?要惩罚你。」

  龙昊天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如此亲吻向往已久的佳人邬愫雅,虽然在游戏中更亲密的动作他都做过了,可那毕竟是伪装成了「宁泽涛」的身份,现在可是正大光明的以自己的身份来好好地享用这位美妙人妻啊,那心情当然是不一样啦!不对,是以「高老二」的身份,高老二就高老二吧,反正是以自己的身体来好好享用这位美妙人妻就足够了!

  于是他吻得分外的忘情投入了。他嫌这种女在上的姿势不够过瘾,便猛一挺腰,一个翻身就把娇柔的邬愫雅压在了身下。

  邬愫雅被龙昊天沉重的身体压在身下有些喘不过气来,不过她的双手双脚还不忘记拼命地踢打着、挣扎着,还不断尝试着劝说着龙昊天:「高经理,不行,别这样。你这不是什么惩罚,你这是耍流氓,这是犯罪……你别……呜呜呜。」
  邬愫雅刚刚劝说到一半,香唇就被一张大嘴给堵住了。一条满是难闻烟味的大舌头试图闯进她的檀口之中,她慌忙紧闭牙关并拼命摇头方才摆脱开了那张大嘴。

  可是她却不敢再开口了,生怕再被那张嘴堵住,并把他那满是难闻烟味的大舌头侵入口来。她只能不停摇着头躲避着,用一双粉拳狠命地敲打在龙昊天厚实的熊背上,双脚也拼命地挣扎、踢腾着。

  看到邬愫雅双脚不停地踢在自己的小腿上,龙昊天并不生气,而是轻车熟路地伸出粗壮的右大腿来,插进了邬愫雅不断乱踢的双腿之间,插入后接着又把左腿也插了进来,然后两条粗壮的大腿用力地往开一分,就把邬愫雅的两条白皙圆润的美腿大大地分开成了一个大人字型。这样邬愫雅的两条腿一下子就失去了反抗的力道。

  吃了壮阳圣品:牦牛鞭的龙昊天下面的分身早已昂扬坚挺,火烫肿胀了起来。
  难以压抑的兽欲让他猛得下沉臀部,一根火烫粗大的阳具就隔着裤子抵在了邬愫雅的两腿之间那仅穿着浅蓝色绣花小内裤的羞处。银行制服的那浅灰色包臀短裙已经在刚才双腿的剧烈挣扎中,裙摆被褪上了小腹。于是龙昊天又熟练地开始了在游戏中已经重复了上千次的顶耸动作。

  「啊……不要……喔……高经理……不要这样……啊。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噢……别这样惩罚我了。我给你道歉,求求你了。」当那根火烫的肉棍抵住邬愫雅包在小内裤中的阴阜时,邬愫雅就感觉大事不妙了,她改变了策略,试图乞求已经发狂的龙昊天饶过自己。有那么一刹那间她感觉龙昊天的动作好熟悉,像是在哪里经历过,他的动作似乎跟游戏中「小包子」的动作有些相像。

  「对,跟游戏中」小包子「那次在自家的婚床上强迫自己的那次如此的像。可是怎么可能呢?」邬愫雅想到这里一身的冷汗。不过她马上就又在内心否定了这个大胆的猜测:「他们俩个是如此的不同,如此大相径庭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会如此相同呢?也许男人们强迫女人的时候都是这种动作吧?」

  可是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人,邬愫雅心里明白:再这么下去她迟早是要坚持不住的,因为在游戏中时她就已经尝试过反抗了,可是结果……想到这里邬愫雅真的开始害怕了起来。她脑中忽地浮现出了丈夫戴青冠的亲切面容,戴青冠正温馨地充满温情地看着她微笑着……

  「不行,我绝对不能对不起老公,我就是跟这个臭流氓拼了命也不能屈服了。」
  邬愫雅强忍着催情药物的燥热难耐,以及下身渐渐传来的忍不住的丝丝快感,还是坚毅地下定了不屈服的反抗决心。

  她又咬牙坚持着攒足了最后的力气狠狠地用拳头敲打在「高老二」的背上,同时也跟「高老二」撕破了脸皮,不再顾忌他的颜面,而是歇斯底里地怒骂了起来。事已至此如果再顾忌什么矜持、抑或怕得罪他而损失业务的话那么自己很有可能就会被他得逞了。这是邬愫雅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必须誓死抵抗,直至耗光最后一丝力气为止。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邬愫雅虽然加大了反抗的捶打力道,并高声斥骂着「高老二」,可这家伙显然也是受了那壮阳的圣品:牦牛鞭的影响,精虫上脑,兽欲的火焰似乎夺取了他最后的理智,把他变成了一只彻彻底底的淫兽。邬愫雅的捶打、斥骂显然是对已经他起不到丝毫作用了,他只是喘着粗气,手上的力度更大了,动作幅度也更大了。他扳住邬愫雅的螓首一张大嘴不停地在邬愫雅光洁玉润的精致俏脸上亲吻着。而且下身也没闲着,继续着她越来越快速、越来越用力地顶耸动作。

  ……

  也许是感受到了心灵的感应,就在邬愫雅拼命挣扎反抗着「高老二」并且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心情开始变得渐渐绝望的时候,掉在床上的挎包里倏然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是那《浮夸》的手机铃声,很响亮。邬愫雅像是听到了救星的天籁之音,赶忙停止了捶打「高老二」的后背,扭过头去,伸出手来去够那挎包。可那挎包距离她的手稍有些远,勾了半天仅仅勾住了那包的细长皮带,她刚一用力把那包拽到身前,就马上就被龙昊天制止了,他用两双大手钳住了邬愫雅的两支柔细的皓腕,使她不得动弹,再没有办法去从包里掏出手机来。

  虽然被「高老二」强行制止了接听手机,不过自己手机的铃声还是给邬愫雅重新带来了希望和勇气。同时也让她斥骂、反抗地更加起劲了。直到手机铃声消失了。

  邬愫雅的反抗气势也随着铃声的消失而猛地颓然不振了,那铃声似乎带走了她最后的一丝反抗的气力。

  龙昊天听到手机铃声停了,再感觉到邬愫雅的反抗气力也明显随之消弱了下去后,他开始得意地淫笑道:「嘿嘿,愫雅姐你就认命了吧。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了,你就好好的接受我的『惩罚』吧。哈哈哈。」

  可就在龙昊天得意大笑之时,挎包里的手机铃声又顽强地响了起来,龙昊天的得意笑声戛然而止。他开始扭头皱起了眉头,厌恶地看向了那个黑色女式真皮挎包:「真他妈的烦人!这是要死了心想打扰老子的好事不成?」

  邬愫雅又听到了最让她鼓舞的手机铃声,听到拨打手机的人如此的执着,她断定肯定是自己的丈夫戴青冠无疑了。她心中顿时一暖的同时头脑也清醒了起来,在心中暗自思索了起来:「再这么没头没脑地反抗肯定不是办法,这个流氓虎背熊腰的,自己的反抗根本对他起不到丝毫的作用,趁自己还有点余力还是智取为妙。」

  想及此邬愫雅清了清嘶喊的有些干涸的嗓子,一改刚刚的怒斥之声,柔声道:「高经理,别闹了,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吧?这电话肯定是我老公打给我的,你也知道他是名员警,较真儿的很,前天晚上就因为我没有接听他的手机他居然动用侦查设备对我的手机做了卫星定位。很快就找到了我……」

  「什么?手机卫星定位?」龙昊天一听心中一惊,他本身就是员警身份,自然知道侦查手段是如何的厉害,想当年在省警校三年也是见多识广大开眼界没有白学的。

             第252章丈夫电话

  「是啊,我要是老不回我爱人的电话,他肯定还会跟前天一样对我的手机做卫星定位的。听说误差不超过两米,定位的很精确的。到时候他肯定会带人闯到这里来的。」邬愫雅看到「高老二」果然犹豫地停下了动作,便更加自信地半威胁半劝说了起来。

  龙昊天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引诱、猥亵甚至企图诱奸人妻邬愫雅,虽然符合「高老二」的身份,也符合游戏里面「宁泽涛」的身份,可是并不符合自己员警卧底的身份,他或许还没有意识到,可能或多或少受到沈岚曾经的哭诉,曾经被戴青冠的污蔑陷害,使得他或多或少有替沈岚报复戴青冠的念头,而报复在邬愫雅身上则是每个人内心都潜藏着犯罪的潜意识,只是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方通过某一个事情潜意识迸发出来而已,而这些天,龙昊天内心里面潜藏的犯罪的潜意识,正是通过「高老二」这个身份表现出来……

  「高经理,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吧?快松开我,我赶紧接通电话,跟我爱人解释一下就没事了。你放心我不会乱讲的。」邬愫雅察言观色,似乎看出了「高老二」的内心彷徨、犹豫,于是趁机柔声游说道。

  「该死,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明明计划好了在游戏里毫无风险地淫玩这个该死的人妻的,可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要是强上了这女人,那风险未免也太大了。毕竟她老公可是戴青冠啊。要是真强来,那么我设计了这么久的游戏计划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哎,我怎么这么不争气啊?要说这各色的女人我也玩了不少了,可怎么就忍不住这个天仙般的美人儿的诱惑呢?……呃,肯定是吃了那壮阳的圣物:牦牛鞭惹的祸啊!……不过,还是得强忍住啊,我不能暴露了原形啊,那样可就完了……反正一会儿邬愫雅进了游戏也会甘心情愿的被我扮演的『宁泽涛』随便玩的,我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龙昊天在脑中飞快地做着思想斗争,看似想了很多其实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的那么一瞬而已他便有了决断。

  龙昊天松开了钳住邬愫雅的有力大手,讪笑道:「嘿嘿,对对,其实我就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赶紧接电话吧。」

  虽然他还压在邬愫雅的身上,只是松开了手而已,不过邬愫雅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现在手机就是她摆脱目前困境的唯一寄托了,她相信只要手机在手主动权就马上会回到她自己的手中,让这个流氓压在身上只是暂时的忍辱而已。
  邬愫雅迅速地拉开了挎包的拉链,取出她的手机,可就在此时响了好久的手机的铃声又一次终止了。

  不过这次邬愫雅可不想再被动了,她赶紧查看未接来电显示备注:老公。果然是戴青冠!

  邬愫雅迫不及待地回拨了过去,很快手机就接通了,传来戴青冠焦急的声音:「我的老婆大人啊,你在哪里啊?你没事吧?怎么不接我电话呢?」

  邬愫雅听到丈夫关切地连珠炮般的着急问话心中一暖,可看了一眼正虎视眈眈盯着自己并且还压在自己身上的「高老二」,她知道如果此时自己呼救或许会引起这个流氓发疯报复,万一要是再被他把手机夺了去,自己可就真的凶多吉少了。现在只能先安稳住他,于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