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清纯的你】(07)【作者:黑白人】   校园小说 
字数:113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虽然平时自诩自己属于冷静的一类人,但是当我收到陈超的短信时,心脏还是彭彭跳个不停。

  刘嘉瑶被他绑架了?

  我飞快地在脑中设想各种可能,经过冷静地分析后,我断定,这肯定是陈超虚张声势。

  毕竟这不是流星花园那种偶像剧,陈超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敢做这种事。
  我打算去他的教室看看,如果他在这,那么当面质问他,我就可以发现端倪。
  「同学,你好!能帮我叫一下陈超吗?」我轻轻拍了下身前一位女生的肩膀。
  「孙杰为!你找陈超干嘛啊?」想不到,竟然是他们班的班长周瑾。一个很清秀的短发女孩,虽说也是个漂亮女生,但是比起刘嘉瑶和陈倩来,少了一分娇柔,却多了几分帅气。

  我们曾经一起参加过名校联盟的优等生夏令营,所以也算熟悉了些。

  「啊,有个东西还给他。」我随口编了个理由,顺便很自然地打量了下这位大浩的新女神。

  从校服的衣领中,看出她里面穿了白色的衬衫,那种比较中性一点的款式,白皙的瓜子脸,五官摆放地恰到好处,连一副金色的细边眼镜也是不可或缺的搭配。

  从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清新淡雅的书生气,如果是个男生,大约会有很多女生为之疯狂吧。

  「哦,他不在。」她朝我笑笑,耸了耸肩,转身离去。

  她的身高不如刘嘉瑶高,估摸最多165cm,但是比例很完美,美人哦,但是估计大浩是没戏了。

  窗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虽然知道陈超不可能绑架刘嘉瑶,但是我还是要去。
  毕竟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要我们自己解决。

  跟大浩撒了个谎,说我出去买习题,不然他肯定会跟过来。我可能会挨揍,但是应该不会太离谱,最好能到此为止,要是顺便能套出陈超的话来,知道陈国汉有没有要挟嘉瑶,就更好了。

  夜晚的南山,很清爽。晚风把满山的桉树轻轻摇起来,像海浪一样,有着自己的节奏。我想起了第一次去海边,是和哥哥一起的,还有慧娴姐姐。

  似乎我人生中最好的回忆,都离不开两人。爸爸平时忙于工作,很少陪我。
  至于妈妈,哎,算了,不知道我在这个世上,是否还有妈妈?

  那是个破旧的仓库,顶棚有三层楼那么高,四周种满了合欢树,现在正是开花的时节,白天应该很好看的,不过夜里就显得很阴森。

  「陈超,我来了,快把她放了吧。」我戒备着,走了过去,挑没有树阴的空旷地方走着,以防身后。

  大门虚掩着,我推门,顿了一顿才走进去。

  果然不出所料,刘嘉瑶不在这里。

  仓库里堆着一些破家具和垃圾,没什么藏人的地方,中间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陈超布置从哪里搞来一盏灯,似乎是接着车用的蓄电池,所以能一直发出昏黄的光。

  「哟,我们的大英雄来了。」他嘴里叼着烟,摆弄这一副扑克牌。

  「真没想到你真的一个人来了。」他挑着眼看我。

  「我也没想到你会一个人在这等我。」月光从高处的窗户落下来,在地上形成块块的亮斑,我在暗与光的交界处停下来,站在月光之中。

  「刘嘉瑶是什么样的女生,你不了解吗?」陈超从桌洞里,掏出两根木棒,小臂那么粗,朝我走过来。

  「别人怎么看她,我不管,」我的目光锁住他的动作,不慌不忙地说,「我怎么看她,别人也管不着。」

  「够爷们。」陈超停了下来,开始在我周围转圈。「没想到书呆子里面,也有你这样的人,要不是因为这事,也许可以交你这个朋友。你知道其实我也想当一个好学生的。」

  他把烟头吐到地上,朝我脚下丢过来一根棍子。

  「不可能。」我冷冷地回答他。

  「那些,也不跟你废话了,来,把棍子拿起来,我要跟你决斗。」

  这一下倒出乎我的意料,原以为他会拉帮结派找人打我,没想到竟然骗我大半夜到这鬼地方搞什么决斗!武侠小说看多了?

  「我拒绝。」我对打架没有兴趣,既然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我打算回去。
  突然我又想起一件事,「陈超,陈国汉也在要挟刘嘉瑶吗?」

  「哦~ ,你的消息从哪里来的,真是好灵通呢!」

  陈超看着我,笑了笑说:「怎么说呢,谁要挟谁还不一定呢,那个蠢货一时冲动上了刘嘉瑶,现在恐怕他比刘嘉瑶还怕呢。消息传出去,他饭碗不保,说不定还落个强奸的罪名呢。」

  「这样啊,那就好,我回去了。」

  蓄电池的电,似乎是用完了,灯一下子熄灭了。

  「站住,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是不是我要把你老妈的A片拿出来,你才能生气啊?」

  正准备推门的我站住了,陈超这一次是激怒我了,我努力克制着怒气。
  从小到大,我能够沉着冷静应对任何场面,唯独不能容忍别人拿我的母亲开玩笑。

  「你妈妈是个日本女人吧,生下你就跑了是不是,说不定这会儿还在日本拍片儿呢,要不咱们搜搜熟妇之类的,重口味的那种。」

  「操!」陈超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重重一拳砸在他的脸上。两人在地上厮打起来。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乖孩子的形象,身边的人对我都交口称赞,但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我,心里一直很压抑。这荒山的仓库中,没有人能知道的情况下,两个本来并无什么仇恨的少年,发疯了似的滚在一起。虽然不清楚他心里有什么事,但是我们似乎有相同的地方,身体的疼痛似乎更能发泄内心的郁结,我们似乎都渴望对方狠狠地攻击自己。

  「别打了!」一声娇喝,把我从疯狂的状态中震醒,陈超似乎还疯着,木棍狠狠地打在我的左颊,将我打得眼前金星一片,天旋地转地仰在地上。

  「陈超!你疯了!」一个女生的声音焦急地喊道,失去意识前,我看到一件洁白的衬衫扑倒在我身上。

  眼前一片黑暗。

  头好疼,似乎要裂开了。眼前尽是记忆的碎片,将我的心割裂,胸口的痛,更严重,我蜷缩成一团。

  「妈妈!」我在梦中呢喃,梦中的女人身上散发着温暖地光,包裹着我,可是我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

  我扑上去抱住她。

  「啊!」那女人发出叫声,似乎很年轻,这不是我的妈妈。

  我睁开眼,映入眼帘地是一张略带惊慌和羞涩的脸,鼻梁上架着金色细边的眼镜。

  「周瑾?」我试着回忆,头却疼得厉害,怎么也记不起我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靠!」一声熟悉的叫骂从门口传来,大浩手里拿着外卖,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周瑾正坐在床边,身上只穿着一件背心,手里拿着毛巾,应该是在给我敷脸。我梦中一抱,正好抱住她的纤腰,跟她的胸脯贴在一起,大浩这一喊,我才感受到脸部接触到的柔软。还带有一点点坚硬,她里面没有穿。

  看到大浩进来,周瑾连忙推开我,一声不响地走了出去,砰地关上洗手间的门。

  大浩把吃的放在桌子上,走过来摇着头说:「奶奶的,老子看上一个你就搞一个,是不是兄弟了,没听说过朋友妻不可戏吗?」

  「滚,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哪?我怎么在这!」我我捂着脸躺下,房间似乎是女孩子的,打理地整整齐齐,倒也没有过多粉色的,蕾丝的装饰,但是有一股香香地味道。

  「这是周瑾的家。」大浩美滋滋地说,一脸下流相。

  「什么?你竟然这么快搞定她了?都能来她家了?」我大吃一惊,看不出来,大浩手段见长了。

  「做梦吧,是周瑾给我打电话,说你被人削了,在她家养伤。」

  我正疑惑着,周瑾咳了咳,走了进来,她换上一件运动外套,拉链一直拉到脖子。我无意间目光扫过她的胸前,她差点把手护在胸前。

  「我发现陈超好像要搞事,你又来找他,所以不放心,偷偷跟着你上山去了。」她慢慢地跟我们讲了经过。

  原来陈超是周瑾的表弟,从小就不省心,经常打架斗殴。因为他的父母也离婚,爸爸还在监狱里坐牢,虽然还有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但是管教大多靠着舅舅,就是周瑾的爸爸。

  「原本陈超还很怕我爸爸的,可是自从我爸爸出事后,他就越来越自甘堕落,到处惹事,我妈的话也不听,恐怕也就我说的话,他有时候还会听一些。」
  看着我和大浩不解的目光,她故作轻松地耸耸肩,「我把以前是公安局长,三年前因公殉职了。」

  又一个警察,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刘嘉瑶的继父丁强来了。

  「我用你的手机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了,说你发烧在我家休息。」

  「啊,好的,谢谢。」我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不对啊。

  「啊,王老师不奇怪吗?我和你有没有什么关系。」

  「我跟老师说你是我家亲戚,你也是我的表弟。」周瑾笑了笑说。

  「那我呢?」大浩腆着脸,笑着说,「也算我一个吧,表姐!」

  这一声表姐叫得肉麻,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才不要,不准这么说,还有你,孙杰为,去学校也不准说,我可是为了救你。」

  我当然万分感谢,周瑾求我不要报警,我原本就没打算告诉警察的,不然那天晚上我就不会去了。

  还好周瑾的妈妈不在家,我才得以休养。周瑾她不方便在家照顾,所以命令大浩旷课两天,在这里照顾我。虽然那家伙嘴上说着不高兴,怕被老师罚,还说怕功课拉下,最后周瑾答应周末晚上去麦当劳给我们俩补习这两天的功课,他才答应。

  「阿为,你简直就是我的福将啊,多亏了你,我才能跟周瑾这么近乎,还能躺在他的床上。」说着他扑到床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好香!」

  「我说,这床单是新换的,不是周瑾睡得好不好!」

  大浩白了我一样,又去开衣柜,「看看女神的内衣是什么风格的。」

  我靠,这要是被她发现了,还以为我跟大浩是一丘之貉呢。

  但是没人能拉得住一头发春的野猪,大浩一头扎进周瑾的衣柜,鼓弄了半天,一脸失望地站起来。

  「竟然上锁了!」

  这个傻逼。

  正是晚高峰时刻,天上阴雨绵绵,今年的雨特别多。在拥挤地地铁中,一个上班族感到一股水气,转身一看,大叫起来:「哎呀,我的西装,你别穿着雨衣挤地铁啊!」

  那个穿着青绿色雨衣的人把头低下,不住地道歉。

  「能不能把雨衣脱了!真是没素质!」上班族生气地叫嚷着。穿雨衣的人不住地道歉,却没有脱下雨衣,她终于挤出人群,在一个角落里,把脸朝着窗外。
  周围的人都远离她,怕弄湿了衣服。

  没人注意到车窗的倒影上,那张俏丽的脸庞,正留着泪水。

  手机响了一下,她松开抓住衣领的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雨水,看了看手机屏幕。

  到了么,我的小瑶瑶,要是违反约定的话,我可就把事情告诉你的爸爸了哦。
  她抽了抽鼻子,想要发信息,可是手上都是水,只得发了一条语音信息。
  「就到了!请再等我一会儿。」

  匆忙间,忘了抓住衣领,刚才那个上班族一脸鄙夷地看着穿雨衣的人,此时却发现了什么。

  从雨衣的领口望去,白花花地一片,她似乎真空穿着雨衣!

  她的身体在夜雨中颤抖着,雨帽拉地低低,遮住了脸。谁看了这梨花带雨的模样,都会心疼,可是雨中的人们都忙着各自的路,没人去关心一个这样孤单落寞的女孩。

  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门前,电子城的胡同里,一家不起眼的电器铺。

  「吱嘎!」们推开了。

  「把门反锁。」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堆满了拆开的电子设备的柜台后面传来,刘嘉瑶侧起身,穿过狭窄的过道,推开一道低矮的门,里面是店主老王的起居室。
  说是起居室,其实也就是刚刚放下一张床,一盏惨白的LED灯发出刺眼地光,床头一张电脑桌上摆着拼在一起的三个屏幕,还有游戏手柄,烟灰缸,还有补肾的保健品盒子。此时的屏幕上,正放着一段视频。

  那是一个年轻的肉体,正在老王的身下娇喘求饶。

  「小瑶瑶,想死我了,都看着咱俩的视频撸了好久了,你再不来我可就射了。」老王转过身,脏兮兮的灰色t恤往上卷起,露出肥硕的肚子,下身竟然赤裸着,两条肥腻的大腿之间,乌黑一片,浓密的阴毛中,粗大的肉棒伸了出来,就像是毒蛇一样昂立着,红通通的龟头流出滑腻腻地黏液。

  「按照我要去的穿了吗?」老王淫笑着问,右手还慢慢地撸动着下体。
  刘嘉瑶扭着头,尽量不去看他的下身,可是屏幕的影像,还有音箱里传来的声音,无不提醒着她,今晚要再次把身体交给这个恶心的死宅。

  「穿了。」她咬了咬嘴唇,双手颤抖着解开了雨衣的扣子,少女白皙的裸体上,缠绕着黑色的皮带,紧紧地勒住那一对饱满的乳房,却把一对娇挺地乳头露了出来,上面夹着一对小夹子,那是特殊的装置,带有电极,不断地刺激着她的乳头。下身黑色的皮质内裤紧紧包裹着她的屁股,前后却各有一个强化的部位,从痕迹看,是一前一后两根假阳具正在女孩身体里震动。

  老王早已迫不及待了,将嘉瑶按到在床上,「哟,这对奶子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一个女高中生该有的。」

  他抓住嘉瑶的胸,使劲一捏,嘉瑶疼得闷哼一声,却咬住牙没有叫出来。挺立的乳头却承受不住骤增地压力,流出了白色的液体。

  「哎呀,又涨奶了,你说说,为什么一个小姑娘会流奶水?」老王扑在嘉瑶的身上,张开大嘴吸住一只饱胀的乳房,手上揉捏着另一只。女人的乳房之间相互联系,她的左乳被老王拼命地吮吸,奶水咕嘟咕嘟地流进男人的喉咙,右乳也受到感应,不断地流出乳汁,越来越多,把两人的上身都打湿了。老王脱下t恤,粗糙的皮肤挨着青春的肉体,乳汁在两人身上黏连着,呈现出另类的淫靡。
  嘉瑶终于忍不住,双手抓住老王的头发,叫唤起来,「啊~ 啊~ ,哦噢……」

  老王扯下她身上的情趣装,拔下内裤里的振动棒,连同内裤一起扯下。刘嘉瑶的下身早已湿的一塌糊涂,前后两个洞口还未曾合上,光秃秃地洞口满是爱液淫水打成的白沫。

  少女的身体每一天都被男人浇灌着,只是地点和人不同而已。

  「见鬼的情趣玩具,淘宝上评价很高呢,但是我的小瑶瑶还是什么都不穿最好看。」

  说完,他把早已饥渴难耐地大肉棒对准刘嘉瑶的小穴,把腰一挺,「噗叽」一声,连根没入。

  刘嘉瑶在老王的身下已经放弃了少女的全部尊严和羞耻,双腿用力地夹着老王的腰,唯有早些让身上的男人发泄身体里肮脏的种子,才能喘息。

  她甚至主动地索吻,香舌沾满了老王臭烘烘的唾液,不停的在两人的口腔里搅动,嘴唇和嘴唇像爱人一样吮吸着。

  「啊……,操我!」刘嘉瑶叫了起来,「操我,老公,快操死我……」
  她身上说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沾湿了床单,当老王终于忍不住,抖动着屁股,把浓精深深地射进刘嘉瑶的小穴,被粗大的肉棒挤压着,流进她的子宫里时,在她的眼角,留下两行泪水。

  谁也不知道,也许此时她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只有泪水才是最纯洁的。
  「嘉瑶,最近有监控到你爸爸的通话吗?」老王躺在床上,怀里搂着刘嘉瑶,两人身上搭着一条床单。

  「没有,他最近不怎么在家打电话,我也不敢全天窃听他的手机。」刘嘉瑶抽了一张纸,擦了擦鼻子,又抽了一张,伸到两腿间,摸了摸阴道口,拿出来一看,沾满了黄色的精液。

  「怎么这么浓,味道好重,你就不能在我来之前洗个澡吗?」她嫌弃地说。
  「我就是想在你身体里留下我的味道。这可是我攒了三十年的精华,都送给你了,快感谢我。」

  「啊~ 阿嚏!」刘嘉瑶对着老王的脸,打了一个喷嚏,口水,鼻涕喷了他一脸。

  「看你还坏不?」刘嘉瑶妩媚一笑。

  老王心里痒痒,右手又伸到小穴口,熟练地找到还没完全从高潮中退去的阴蒂,玩弄起来。

  「哎呀,你怎么又来了!」她挣扎起来,想要跑。

  「谁让你吐了我一脸,我要把你里面灌满!」

  刘嘉瑶尖叫一声,被按到床上,「啊」,「好大!怎么又这么大!我要死了」
  「这些天的玛咖可不是白吃的,让你这个小妖精再勾引我!」

  「啊~ 呜呜~ ,别弄了,我不行了,~ 啊啊,太深了……慢一点……呜呜」

  「亲我!」老王命令道,「叫老公!」

  「老公,轻点,你的小老婆受不住了!」

  老王把她的腿架到肩头,把二百斤的体重压下去,刘嘉瑶的腰被对折起来。
  「啊,……腰断了,你这头猪……,哎呀……别捅,太深了,你这头种猪……」

  「骂我,那你就是母猪,看你这对淫荡的大奶子,不是母猪是什么!」
  「我不是母猪,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叫老公,说你爱我,就爱被我操,不然我把你跟你爸乱伦的事儿发到网上,还把你窃听你爸电话的事儿告诉他!你还偷偷把药换了,你这么骚,就应该多喂你点骚药,让你骚死,浪死!」老王越说越兴奋,把刘嘉瑶拉起了,站到地上,用后入式狠狠地肏着。

  吃了性药的粗大肉棒,每一次都抽出来,狠狠地顶进阴道深处,撞击在宫颈上,一波一波的快感将刘嘉瑶淹没,她的灵魂都要出窍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明天是周末,我的伤也好了些,主要是周瑾妈妈就要回来了,我不能再待着了。周瑾买了菜,要做饭给我吃,大浩颠颠地跑去帮忙,我一个人无聊,想趁着这会儿独处时间,给她打个电话。

  「嘟——嘟——」

  等了好久还是没人接。

  「喂,孙杰为?」刘嘉瑶喘着气接起电话。

  「刘嘉瑶,你听起来很不舒适啊?」

  老王在刘嘉瑶身后更加卖力地操着,刘嘉瑶急得用手使劲拍身后的大肚子。
  「你不舒服吗?」我再次询问,此时我的脑中正酝酿这一个计划,对于刘嘉瑶的状态没有多想。

  「还好,就是有点着凉,咳嗽。」她用咳嗽掩饰着做爱的声音。

  「什么事?」

  「我想周日你有没有时间出来,市图书馆有一本新书的售卖会,是个我喜欢的作家,要不要一起去?」

  「好。」

  「那么早点休息,后天见。」

  「拜拜!」

  挂了电话,刘嘉瑶狠狠地掐了老王的肚子。

  「哎呀,你个小贱人,当着老公的面勾引小白脸,还掐我。」老王用力地冲刺了几下,猛得拔出来。

  「啊!不要,那里不对啊,啊啊啊啊……啊……」

  他竟然一下子把肉棒顶进了刘嘉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