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比我大三歲】【作者:zy1981715】【上】   人妻小说 

(一)相識



老婆叫霖,很早就見過我的老婆,只不過我認識她而她不認識我。



當時她已經高 二,而我則因為搬家,剛剛轉學到這個學校念初 二。



她是學校排球隊的主將之一,學習成績也很拔尖,還是學校廣播站的幹部,再加上長得如天仙一般,身材更是一流,所以她是我們全校男生的「神仙姐姐」。



初 二的男生各方面都已經開始步入成年男生的行列了,精力無比充沛的我們混跡在城市的各個舞廳、遊戲室、桌球室,到了開學後第二個月的一個星期天下午,我和剛混熟的幾個同學第一次進了錄像廳。



在那裡我們開始接受了最初的性啟蒙教育,在一幫打著赤膊手拿啤酒瓶邊看邊笑的粗俗大叔眼中,我們還是「菜」,但是我們是不承認的,在90分鐘的敬禮後,哥幾個彎著腰踉蹌著走出了錄像廳,滿眼還是剛才看到的那一幕幕,各個臉紅脖子粗,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打架了呢。



緩了約摸半個小時,我們幾個就各自回家了。



吃晚飯的時候我臉還是紅一陣青一陣的,搞得我爸媽都以為我生病了。



晚飯後我還是躁動不安,於是我溜出了家到外面閒逛起來。



在經過一排平房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一個很熟悉的女聲,對,就是「神仙姐姐」的聲音。



天天都能在廣播裡聽到她的聲音,所以我,不止我,全校男生都很熟悉她的聲音。於是我忍不住停了下來,仔細聆聽。



聲音很小,不仔細聽肯定聽不到,但是我的耳朵特別尖,她的聲音我聽得很清楚。



我仔細看了一下周圍,發現我就在她家後面,應該她的臥室就在這裡。



裡面發出輕微的「嗯、嗯」聲,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男人的呻吟聲,與我看到的錄像裡面的聲音很相似!天哪,究竟是誰這麼好運能和她在一起纏綿?我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大約十幾分鐘後聲音沒有了,然後就是她說要送他出去,輕點之類的。



我趕緊跑到他們前門想看看究竟是誰能和她在一起。



沒想到她家門打開,我看到的竟然是我的班主任劉老師。



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傢夥經常搞學校裡的女生,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而霖的爸媽因為做生意經常不在家,所以被他鑽了空子。



此後我經常跑到她家後面聽他們嘿咻,心裡的嫉妒漸漸化為了幻想,慢慢地我發現我徹底愛上了霖。



於是我大著膽子在她生日那天寫了封情書寄給了她,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給我回信了,當然是拒絕信啦。



不過從此我們就這樣認識了,她雖然沒有接受我,但是我們還是成了朋友。



因為住得近,再加上這件事情,此後放學後我們經常一起回去。



對於劉老師和她的事情我也假裝不知道。



但是我晚上不再去偷聽了,因為我會經常去她家做功課,而我爸媽也很高興,因為有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帶我,我的成績在不斷攀升,於是他們也就對霖十分放心。



我們一直保持著這種普通的關係,一直到期中考試錢,霖的事情被她父母知道了,因為她懷孕了。



她的爸爸暴跳如雷,一直告到了教育局,由於他爸爸也是有點本事的人,和市裡面的人都認識,不久這個劉老師就被撤掉了,一週後我聽別人說他晚上被一群人暴打了一頓,腳被打折了,聽後我頓時感到了無比快樂,可能我一直把他當我的情敵來看的。



此後我還是與她保持著這種學姐學弟的關係,但是我明顯感到他父母對她的看管十分嚴格,也就是我還能到她家裡面,因為之前我父母也去過她家,希望讓霖好好帶我,不要讓我成績下降。



與霖在一起學習的日子無比快樂,因為不想失去這個機會,我不斷認真學習,而經歷過這個事情的霖也一改以往,把精力放在讀書上面。



不久她進入高 三,我也進入了初 三。



她要高考而我要中考,壓力都不小。



此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



(二)初次



高考結束了,不久她便被上海一所學校錄取了,而我也順利進入了高 中部。



等她收到錄取通知書後我們便相約慶祝。



此時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毛頭小子了,經過了兩年,我已經是一米八二的大小夥子了,站在她旁邊高出了她一個頭。



我們約在市中心一家燒烤店吃飯,之後我們便一起去看電影。



確實很俗套,但是事情就是這樣,電影院裡漆黑的環境,加上周圍卿卿我我的情侶,在這種刺激下我激動地握住了她的手。而她並沒有拒絕。



握了大概十分鐘的手,她湊到我耳根,輕聲說:「你就光想摸我的手嗎?」我轉過頭看著她,呆呆的,不知道該幹什麼,雖然心裡一直想這種事情,但是沒想到真的發生了。



「真是呆子。」



霖笑著搖了搖頭,把嘴湊了過來。



「霖姐……」



我心裡跳得跟鹿一般,不過我還是知道下面應該幹什麼,於是我也湊過去吻了她。



這就是我的初吻。



我們在最後一排,一開始還在擔心,但是留意一下周圍的情侶早就開始了,也就放心了。



我的手開始摸向她的敏感部位,而她也沒有拒絕。



大概十分鐘後,她悄聲對我說:「瓜子,我們出去吧。」瓜子是我的綽號,因為我嗑瓜子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她帶著我,準確的說是拉著我來到了電影院後面的一間賓館,我知道接下去會發生什麼。



開好房間進門後她便把我頂到牆上狂吻了起來。



我感到渾身燥熱,口乾舌燥,而滾燙的雙手開始緊緊抱住了她。



我們互相脫去了對方的衣物,在3分鐘之內。



我第一次親她的乳房,那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乳房,雖然不是處女,但是依然堅挺,乳暈還是漂亮的粉色。



她讓我平躺在床上,而她則把屁股對準我,臉則埋進了我的雙股之間。



這就是我以前看過的錄像裡面的姿勢,大學的時候我知道這種姿勢的學名叫69。她用濕潤燥熱的嘴唇含住了我的弟弟,並含到根部,這簡直能讓我飛上天。



我也把頭湊過去,用舌頭伸入她那已經濕潤微微張開的私處。



有點酸酸的,也有點鹹鹹的,這是我嘗過的最不好也是最好的味道。



私處的水被我越添越多,順著我的舌頭流到我嘴裡,我吞嚥著,發出咕咚的聲音,而我的下體更加刺激,被她不停套弄著,不久一股熱液湧了上來,我沒忍住,「噗」地一下噴了出來,而她也沒有躲開,全部含住了。



接著她轉過身來面對著我把我的子孫吞了下去。



「想不想嘗嘗你自己的味道?」



霖一臉壞笑,也沒有等我回答,就吻了我,還把殘餘精液送到我嘴中。



「淡淡的,像蛋清,不好吃。」我說。



「呵呵,那你今後不要強迫你女朋友吃。」



「霖姐,除非是你,否則我不要女朋友。」



「傻瓜,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的,我是個壞女人,而且我大你三歲,我不適合你。」霖說著說著就哭了。



「我不要,我只要霖姐。」



我抱住了她,親吻間舔舐著她鹹鹹的眼淚。



「看看你那兒,頂住我了。」



霖破涕為笑,並一把抓住了我的弟弟。



「年輕人確實精力旺盛。」



「年輕人?那誰不是年輕人?」我問到。



剛問我就後悔了,因為我怕揭她傷疤。



「你想知道嗎?」



霖沒有生氣,只是微笑著淡淡說到。



「嗯,你告訴我吧,我什麼都不介意。」



於是霖就把她的經歷跟我講了。



劉老師也不是她唯一的男性伴侶。



只不過是唯一一個把她弄大肚子的。



她們班的兩個男生,都和她有過關係。



我已經是她第四個男人了。



我已經聽得慾火中燒了,她也發覺了。



於是她便扶著我讓我進入了。



這種感覺真的太美了,我真想一直就這樣下去。



「還想聽嗎?」



霖雙眼迷離地看著我。



我知道她在刺激我,但是奇怪的是,我並不感到憤怒,反而有一種興奮的感覺,我下體的速度更加加快了。



見我沒有回答,霖閉上眼睛,繼續往下講。



她是個很早熟的女孩,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



在她剛進入高一的時候,她就和班裡叫王鵬的男生發生了關係,而且是她主動,因為她喜歡高個子帥帥的男生,而這個王鵬不僅個子高,而且長得也很帥,還是運動健將,足球籃球樣樣精通,這種男生自然會受到女生的關注。



兩人的關係斷斷續續持續了一年多,之後她又與班裡另一個叫曹天誠男生發生了關係,而唯一的原因就是她對王鵬已經厭倦了,想找個男生擺脫他,最後的結果是兩個男生為了她約好在學校的庫房打得頭破血流,而恰好被劉老師看到了,於是感到對不起這兩個男生的霖便主動獻身給劉以換得二人不被處分的命運。



「誰的床上功夫最好?」



此時的我並沒有感到難受,只有一種興奮的感覺,而我還想更進一步。



「王鵬的耐力和爆發力不錯,曹天誠很溫柔,劉老師則是有一種成熟男人的感覺。」說到這裡,霖睜開眼睛看著我,說:「但是我現在感到你最好。」說完她雙手捧住我的臉頰,輕輕吻在我的額頭。



聽到她的評論,我的心裡如成千上百隻螞蟻在爬一樣,加上她下身濕潤炙熱的緊穴的刺激,我終於忍不住射了出來。



好像完全沒有受到剛剛射過的影響,這次的量也很驚人。



之後我倆無力地癱倒在床上,相擁著在一起。



「霖姐,我只愛你一個人。做我女朋友吧。」



我抱著霖,說到。



「瓜子,你何苦呢?我天生就是一個色女,我不會對某一個男人忠誠的,你還是找個能愛你的女孩子吧。」霖微笑著看著我,看我打算反駁,便用手摀住了我的嘴。



「別說了,再說今天就是我們最後一次!」



於是我只能忍住不說。



此後的一個多月時間內,正好她父母因為生意出國,而這段時間霖的表現也讓他們放心離開,而我則一有時間就到她家找她纏綿。



不久霖就開學了,那天我親自把她送上了去上海的飛機。



(三)相逢



再次見到霖已經是三年之後了,在她去上海上學之後他們家就搬家了。



期間我找過很多地方,城市裡的各處角落我都轉了個遍,但是仍舊一無所獲。



當時也沒有手機,我和她徹底斷絕了聯繫,唯一知道的只有她考取了上海的那所大學,為此我在這三年之中不停努力,就是為了能去她所在的那所大學,為了能和她重逢。



高考填志願的時候我填的第一志願就是霖所在的大學,其他志願也都是上海的大學,一所本地學校都沒有,我想即便不在一個學校,在一個城市也會有機會見面的。



終於我如願以償地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我知道見她的那一刻就要來到了。



這年八月,我告別了含淚的父母,背上我的行李上了火車,經過了兩天一夜,我終於來到了這所學校。



一路上繁華的上海並沒有勾起我的興趣,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到學校找到霖。



軍訓之後,大學生活正是開始了,其他年級的學生也陸續來到了學校。



於是我基本上都會在傍晚守候在女生宿舍大門口,等候我的夢中情人出現。



終於她出現了,比高中時候更加迷人,加之打扮了一番,更有一番女人味,我看得癡掉了。



等不及她走到門口,我便跑過去,老遠喊道:「霖姐!」「瓜子!」她也很興奮。



「對不起,我搬家了,都沒來得及和你說。」



霖還是那樣笑眯眯地看著我,看得我臉頰通紅。



「那你可以給我寫信呀?」



我有點生氣也有點酸酸地說到。



「我忙嘛,呵呵,好了,今天見面,我們出去吃飯吧。」拗不過她,我們去了徐家匯吃飯,然後她一路挽著我逛了南京路、外灘和東方明珠,雖然花掉了我近兩個月的生活費,但是我還是很開心。



當夜我們沒有回學校,我們就在附近的一家商務旅館住了下來。



進門後我緊緊地抱住了她,伏在她肩頭,「霖姐,我好想你,我想了三年!



為了見你我努力了三年!做我的女朋友!別離開我!」我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眼淚掉了下來。



霖拍著我的背,安慰到:「這不是見到了麼?」然後轉頭吻了我一下,再一下,直到我開始主動吻她。



我們倆還向以前那樣,我幫她脫衣服,她幫我脫衣服。



一直我都沒停止吻她,甚至在我進入她的時候,因為我覺得只有愛一個人才會吻她。



我使勁渾身解數,並非為了自己,我只想讓她快樂,我知道她是個難以滿足的人,而我可以滿足她。



床上的她並不是別人想像地那樣瘋狂,反而十分含蓄,甚至有一絲害羞,我能感覺到她在刻意屏住自己的喘息聲,但是我知道她很舒服,這點我很高興。



「這三年不會就你一個人吧?」



雖然還在和她纏綿,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嗯……,換了5、6個。」



她微笑著看著我,眼神裡面壞壞的。



「到底是5個還是6個?」我有點吃醋了。



「算你6個,不算的話是5個。」



她抱住我,在我耳邊耳語到。



我並沒有感到難過或是傷心,相反和以前一樣,我很興奮,雖然也有一絲醋意,我甚至想像著我在她旁邊看她與別的男人做愛的情形,這讓我越發興奮起來,速度也不斷加快,「啪啪」地撞擊著她的臀部,此時我們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大。



她抱住我並起身,然後又把我推倒,我們交換了姿勢,變成了男下女上,我知道這是她很喜歡的姿勢,因為這樣她更主動,但是這樣的時候除了我之外很少人能夠撐過3分鐘,因為她的動作太激烈了。



這次她更是前後左右如楊柳般搖晃著,而我在這個時候只能拚命忍住,我只想讓她快樂,不想讓她感到失望。



這個姿勢我並不累,但是她體力消耗很大,不久我就感到她渾身上下香汗淋漓,摸上去濕濕滑滑的,但這時我突然能感到她下面猛地一縮,我知道她高潮了,於是我抱住她的腰部,更加猛烈地抽插起來:「霖姐,我們一起高潮!」她想回答,但是她這時沒辦法回答,因為快感讓她沒有說話的意識了。



在她的熱液噴到我的龜頭的時候,我也忍不住一股腦射了出來。



之後癱軟的我們抱在一起,誰也不想說話,只是吻著對方休息。



那天晚上我們又做了一次,早上她醒來後又拉我做了一次,但自始至終她都沒有和我提交往的事情,這讓我多少有些失望,因為我知道她還是只把我當一個小孩子兼性伴侶來看而已,換句話說,她並不愛我。



此後我們也陸陸續續地做過幾次,而她也是不停地換著男朋友,可是不是男朋友的我卻一直和她發生著關係。



(四)女朋友



轉眼就快到期末了。



我還算有點生意頭腦。



其實賺錢的目的還是為了能夠提供與霖在一起的開支。



我知道靠父母給的生活費是遠遠不夠的。



在上學的時候我爸送了我一台電腦,而這個時候淘寶剛剛開始興起,我利用業餘時間開始在網上做生意,沒想到生意越做越大,我宿舍的幾個哥們也都成了我的員工,宿舍變成了我的庫房,這段時間內我算了一下竟然賺了五萬多塊錢,於是我和幾個哥們一起湊了10萬塊錢在學校附近開了間網吧。



這個時候還是01年,網吧這個事物還剛剛開始沒多久,尤其是在我們學校這麼偏僻的地方,而周圍都是學生,生意很是火爆。



開張那天霖也來了,她是我的第一個客人。



「霖姐,你來幫我管錢吧,我不擅長的。」



我想留住霖,這是我能想到的最蹩腳的方法。



「傻瓜,我馬上就要畢業了,公司都已經聯繫好了,再說了,你的兄弟都很厲害,比我強多了。」霖笑著看著我,她明顯知道我的用意。



那天晚上我約她一起出來吃飯,她也沒有拒絕。



我很高興,因為我精心準備了一條項鏈,打算吃飯的時候先送她一個驚喜,然後再向她提出要求讓她做我女朋友,我相信這樣她便不會拒絕我。



還是在徐家匯,我提前到達了,訂好位子等她。



不久她就來了,旁邊還有一個女孩子。



這個女孩子一米六五左右,身材修長,大眼睛,鵝蛋臉,化了點淡妝,皮膚很白,留著齊肩捲髮,穿著白色襯衫外罩一件紫色羊毛馬甲,下面穿一條紅格子花呢迷你裙,配了深色的長筒襪和一雙紅色中跟皮鞋,一副日韓學生裝打扮,很漂亮。



「瓜子,我跟你介紹,這是我舍友的妹妹,丁靜。」說完丁靜主動向我伸手,我也回了句「你好。」然後與女孩握了握手。



女孩子手十分柔軟,手心略微有些出汗,摸上去有點濕濕的。



「這就是我跟你說的瓜子了,學名鐘子明,嘿嘿。別看他傻傻的,腦子不錯哦,剛剛開了個網吧,大小也是個老闆呢。」霖嬉皮笑臉地開著玩笑,但是目光始終不與我接觸,我感到她一直在躲著我。



我很禮貌地招呼她們坐下,這時霖的手機響了。



「喂,我們在××,對,好的,嗯,等你。」



說完就掛了。



沒等我問,丁靜就說了:「是姐夫吧?呵呵。」我心中咯登了一下,怎麼會冒出一個姐夫,我盯著霖看,但是她始終躲著我的目光。



不久那個男人出現了,三十歲左右,西裝革履,相貌英俊,手裡還捧著一束玫瑰,一看便知是霖喜歡的類型。



「送給你,霖。」



男子瀟灑地遞過花,霖笑吟吟地接過來,並給了他一個親親的吻。



我看在眼裡,不禁妒火中燒,但又不好發作,看得我臉上青一陣紅一陣,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我偷偷給霖發了個消息,問她怎麼回事,接著霖打開手機,默默回了一條:



對不起,我配不上你,丁靜早就喜歡你了,你好好對她。



接著霖強裝笑顏,跟我介紹:「這是我男朋友陳彬,這是我老鄉瓜子,也是和我做了三年的鄰居。」陳彬很有禮貌地向我伸出手,我踉蹌著站起來,麻木地和他握了握手,然後坐下。



那天的晚飯我和丁靜坐一邊,他們兩人坐一邊。



霖直截了當地當著大家的面問我對丁靜的感覺,我什麼都不說只是臉紅,但是另外兩個人都會錯意了,而霖則一直在旁邊替我們倆拉關係,只是一直不敢看我。



丁靜是個溫柔的女孩子,被他們說得臉上泛開一陣陣紅暈,而我則一直像喝醉了一般七魂丟了五魂。



飯後霖和陳提議去唱歌,我也稀里糊塗地沒有表態,於是他倆手挽著手親密地走在前面,後面丁靜也跟了上來輕輕地挽住我的手,我沒有拒絕。



於是我們就這樣慢慢逛到了一家KTV,點了個包廂後坐下。



那天晚上我成了麥霸,唱的都是情歌,但是只有我和霖知道這些歌是唱給誰的。



晚上我們一直唱到了深夜,此時已經沒有地鐵了,我們只能在附近賓館過夜。



很自然,霖和陳一間,我和靜一間,他們的房間就在我隔壁。



靜如其名,是個文靜的女孩,回房間後她一直跟我東聊西聊,而我也就是在應付她,回答的都是前言不搭後語。



不久我讓靜先去洗澡,靜沒說什麼,進去放水。



不久我聽到靜在裡面說:「要不要一起洗?」



我沒有回答,而靜也沒再說什麼。



直到她洗完,我還是呆呆地坐在床上。



我進去胡亂衝了一把,洗完後我裹了條毯子就出來了。



靜已經躺在被子裡了,閉著眼睛蜷縮著躺在床的一邊,而我則從另一邊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說真的,我沒有慾望。



躺了不到兩分鐘,隔壁傳來了霖和陳沈悶的喘氣聲,我想摀住耳朵,但是這個聲音一直傳到我心裡,刺得我很痛。



這時靜伸手過來輕撫我的背,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把靜攬入懷中,激吻起來。



隔壁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兩人撞在牆上發出沈重的撞擊聲,我不由得變得激動起來。



我粗暴地吸吮著靜柔軟白淨的乳房,靜在我的刺激下發出輕微的呻吟聲,聲音漸漸地越來越大了,而隔壁的速度也明顯加快,不知道是不是他們也聽到了我們的聲音。



「子明,輕點,我還是第一次。」



靜柔聲對我說到。



我嗯了一聲,接著又說:「你還是叫我瓜子吧。」我從心裡還是在和霖在做愛,並非和靜。



我對準後用力插了進去,不久床單見紅了,而靜也疼得直呼。



但是我並沒有停止,在我眼裡,眼前喊著瓜子的人不是靜,是霖。



由於是第一次,靜的下體很緊,而且沒有多少愛液,做起來並不舒服,腦海中的最後一絲憐香惜玉的意識告訴我要輕柔一點,於是我慢慢地緩了下來。



這會我才看到,靜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這會的我也有了一絲愧疚。



我不該這樣對她。



我用手背輕輕擦掉她的眼淚,吻她的臉頰,而靜則微微笑著說,沒事,不疼,繼續。



我很感動,一個女孩子願意為你如此付出,我知足了。



我緩緩地又開動了,這次動作很輕柔,慢慢地我感到她那裡有一些水潤潤的,看來是有一些愛液分泌出來了,這下就好多了。



第一次我並沒有翻太多花樣,只是採用了正常的姿勢,而靜在經過了第一次的痛楚之後也有點體會到了做愛的快感,慢慢地呻吟聲也變了,不再是之前只有痛楚的叫聲了。



經過約10分鐘,我忍不住射了,癱軟地躺在靜身上。



靜溫柔地抱住我,親吻我的額頭。



隔壁的聲音也漸漸退去了,我擁著靜閉著眼睛,靜的呼吸聲漸漸深沈,但是我還是無法入睡。



雖然我和靜發生了關係,但是我愛的還是霖,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



靜睡得很沈。



我偷偷給霖發去了消息,不久得到了回覆,於是我穿衣到走廊上等她。



卡的一聲門開了,霖只穿了件襯衫,襯衫是陳的。



我走過去想抱她,但是她推開了,只是說她對不起我,讓我好好對靜。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強抱住了霖,一開始霖還掙紮了一番,但是慢慢地她也抱緊了我。



「他睡得很死,你過來吧。」



於是我進了她的房間。



我們兩人沒敢在房間裡,就在廁所裡,把門關起來,並打開水龍頭作掩護。



「瓜子,今天是最後一次了,今後我們不能在這樣了。」霖嗔到。



我沒有回答,只是強吻了她。



「霖,你明明知道我愛你,你為什麼還這樣?」我邊吻她,邊怪她。



「瓜子,對不起,我不是好女人,我今後會對不起你的,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真的!」霖說著說著眼淚下來了。



我拂去她的眼淚,此刻剛才的醋意已經沒有了,我把她擁入浴缸,開始了又一次的做愛。



剛剛和靜的做愛並沒有讓我滿足,只有霖才可以讓我快樂。



我依稀還能感到她體內殘有陳的精液,這讓我更感到刺激,和靜不一樣,霖只要稍一刺激就會有很多水,這讓抽插十分順滑,這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我和霖都不敢叫出聲來,雖然我們都很爽。



我吻住霖,並把舌頭伸了過去,她也把舌頭伸過來,兩條舌頭在唇間纏在一起,一如以前一樣。



霖用力抱住我,我也開始發力。



剛剛和靜做完,沒那麼快會射,這讓我們可以更加盡情地享受魚水之歡。



最後是那熟悉的滾燙的液體衝到我的龜頭上,我陽關一鬆,全部的精液注入她的體內,然後順著水流被衝進了下水道。



她幫我擦乾身體,然後輕輕打開浴室門,裡面陳的呼嚕聲十分響亮,看來沒有被吵醒。



她送我到門口,我出了房門後轉身吻了一下霖,霖也回吻我一下,然後說:



「忘了我吧,靜是個好女孩。」



接著慢慢關上了門。



回到自己房間,靜還在熟睡,我躺在她身邊,腦海中全是霖,我沒辦法忘記她。



(五)回家



再過兩個禮拜就要期末考試了。



之前網吧爆滿的景像已經過去了,現在應該算是淡季了。



整整一個學期我都沒有好好學習,我想。



這段時間反而能讓我安靜下來看書。



但是每次看了沒多久,腦海裡就會浮現霖的樣子。



而霖已經在市裡面的一家外資公司實習了,這段時間都不在,我也給她發過消息,但她只是讓我安心看書,甚至到後來乾脆就不回我的消息了。



這段時間我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為的是想通過該死的考試,而靜也搬到我這邊和我一起溫書。



靜現在也是大一,她是另外一所學校的,平時學習成績也不錯,比我強多了。



由於不是一個專業的,她也幫不了我,只不過能造成一種學習的氣氛而已。



有的時候我實在憋不住了,靜會和我做愛,讓我安靜下來。



我很感激靜,但是我還是沒辦法愛上她。



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就像阿甘一樣,不管外界如何變化,只是一心一意地愛著珍妮,而我的珍妮只可能是霖,雖然有時候這讓我十分痛苦,比如看了兩天的書結果一點進步都沒有。



不久考試結束了,雖然有一門掛科了,但是只要通過補考學分拿全還是沒問題的,看到成績單我總算長舒一口氣。



考試結束後的一週時間,靜因為比我們晚考,於是回了自己學校,而我和霖又有了聯繫,她那裡的實習也告一段落,這幾天也在學校,我們瞞著雙方的戀人又在一起做了好幾次,當然,都在我的出租房內。



我很高興,因為霖現在已經無法與我徹底斷絕關係了,雖然她一直在努力。



我跟哥們打了個招呼,要提前回去過年,而他們也打算過幾天就關門回家過年了。



霖也準備和我一起回家。



我們沒有坐飛機回去,雖然我現在有這個能力,但我很想和她霖在一起多待點時間,對此霖也沒有反對,因為她有點暈機,而火車上兩天一夜的行程對我來說是最好的禮物。



我提前買好了火車票,而且為了保證在一個房間沒有別人打擾,我買了四張聯號的軟臥票。



上火車那天靜來送我,而陳彬也來送霖了。



靜一直不說話,只是拉著我的手。



而陳彬也一直擁著霖,彷彿怕她一去不回一樣。



終於要到發車的時候了,他們兩人把我們送到了站台上,而激動的靜竟然哭了。



望瞭望一旁的霖,她也看看我,努了努嘴,然後轉過頭去和陳擁抱在一起,避開我的視線。



我知道霖讓我不要擔心她。



我抱住了靜,輕輕擦掉她的眼淚,說,「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別哭。」靜一邊抽泣,一邊說,「瓜子,每天都要給我發短信,回去以後我們網上聊天,每天都要哦。」看著靜,我不由感到一陣內疚。



雖然她對我一往情深,但是我又為她做了什麼呢?我甚至並不愛她,卻和她發生了關係,我甚至開始恨自己了。



我幫霖拎著行李上了車,車窗外面靜和陳彬還在向我們揮手,而我們也衝著他們揮手告別,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我們的另外一隻手已經牽在了一起。



車子開動了,兩個在站台上的人影越來越遠,終於消失了。



我拎著行李來到了我們的臥鋪。



很幸運,四張臥鋪票都在一間房間內,不需要和其他人調位置了。



放好行李後,霖抱住我說,「靜是個好女孩,你何苦為了我這麼一個壞女人放棄自己的幸福呢?」我把頭埋在她胸口,說:「沒有你的日子才是痛苦的,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感到幸福。」我?頭看著她,她也慢慢湊了過來,跟我吻在了一起。



臥鋪房間很小,而且隔音效果很不好,但是這並不能阻止兩顆炙熱的心。



為了防止外人闖入,我們關上了房門並上了保險,窗簾也拉上了。



隨著火車「吭登吭登」的聲音,我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我從嘴唇開始,順著她的臉頰吻到她的耳朵,這裡是她的敏感部位,我輕輕咬著她的耳垂,淘氣地舔著她的耳窩,能明顯地感到她的喘息聲越來越重。



這時我的嘴唇開始親吻她的脖子。



霖的脖子很漂亮,皮膚白嫩而又光滑,還會有一種女人的香氣從她的發梢傳到我鼻子裡,這種味道讓我變得瘋狂。



我又開始吻她的唇,而這次她也不甘示弱,開始重複了我剛才對她的動作。



她的牙齒尖尖的,咬得我的耳垂有點疼,但這更讓我興奮了,心裡面如小鹿亂撞一般,而她還會笑嘻嘻地朝我耳朵裡吹熱氣,暖暖的,癢癢的,弄得我心裡一陣陣酥麻。



我慢慢褪去了她的上衣,剝掉了她可愛的粉色乳罩,露出了鮮豔的乳頭。



我埋頭下去輕搖慢嘬,而這種刺激對她來說簡直要命,我能感到她不斷用股間來摩擦我的大腿,此時我的大腿根部已經快爆炸了。



霖的叫聲很好聽,而且能懾人魂魄,我的魂魄現在已經被她的聲音給吸走了。



這時霖也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大了,房間外面人很多,萬一把乘警引過來就麻煩了,於是她用手抓住了我的頭髮拚命忍住,抓得我頭皮都疼了,我只得鬆口。



乾柴烈火的我們倆終於忍不住把衣服都脫掉了。



由於空間還是很小,我就坐在床上,她再坐在我身上這樣做愛,或者乾脆她用手扶住牆,我從後面進入,幾次下來弄得我們兩人筋疲力盡,但是快感連連,可能是有一種被人監視著偷偷摸摸的快感吧。



做的時候不小心她大叫出了聲,然後她趕緊用手摀住了嘴,我倆相視一下,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親了親她,笑著說:「太舒服了嗎?不怕被人聽到啊?」霖呵呵笑著說:「還不是你這個臭小子,頂得這麼用力,弄得我那裡又酸又麻,不過感覺真的很好。瓜子,幾個人當中還是你最厲害。」我聽了霖的話後,感到下面更加脹得厲害,於是死命捏住她的屁股往裡抽送,她也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耳邊不停喘著粗氣,她的長發搭在我的肩膀上,弄得我癢癢的,加上她的頭髮散發出來的攝魂髮香,更加刺激了我的慾望。



隨著速度加快,我能感到她也在有規律地一張一縮,弄得我那裡夾得奇癢難耐,終於在經過了20分鐘小心而又激烈的抽插後,我一股腦都射了出來,量幾乎是平時的3倍,她看了都很驚訝,用指尖戳著我的腦袋,說:「你這傢夥,真是人小鬼大。真是的,小靜總有一天要被你弄死。」我笑著吐了吐舌頭,說:「跟靜在一起從來不會這樣,只有碰到我最喜歡的人才會。」說完我看著霖。



霖雖然笑眯眯的,但是避開了我的目光,撿起衣服扔給我,說:「穿上,小心別著涼了。」我知道其實霖是愛我的,但是她心存芥蒂,不想我有一個大我三歲而且還到處留情的壞女人當老婆,其實我真的一點都不介意,於是我拉過霖的手:「霖,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證明給你看的。」霖親了我一下,說:「傻瓜!」然後背著我開始穿衣,然後把頭髮梳好,再整理了一下房間。



當下已經十一點多了,臥鋪不大,我們分兩邊睡下,一夜無話。



之後在天快亮的時候我被她吻醒了,她的眼裡充滿了慾望,於是我們又做了一次。



做完後她突然哭了,說:「瓜子,我就是這麼一個壞女人,老是控制不住自己,有時候我也恨我自己。」我把她攬在懷裡,讓她把頭埋在我胸口,安慰她道:「這不是你的錯,我從來都不介意的。」這個女人現在是這麼柔弱,說真的,我很想就這麼一直抱著她。



慢慢地她在我懷裡睡著了,我也覺得有點困,於是就靠在牆上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等到醒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快到站了。



略微休息了一下,我們就收拾了行裝,準備下車。



(六)拜訪



下車後我們打的先到她家,她進門前,我把之前買的項鏈拿了出來,送給了她。



霖笑了笑,也不客氣,打開來直接戴上,然後親了我一下,眼光柔和地看著我,說到:「真的謝謝你,我親愛的瓜子。」然後我幫她拖著行李箱送她進了家門。



她爸開的門,看到我,我撓撓頭,笑著喊道:「田叔叔好。」她爸也很高興,拍著我的肩膀,說:「小鐘!好久不見,已經是大小夥子了,我早聽霖霖說你也考到她學校了,好啊。」然後她爸轉過頭沖屋裡喊道:「許萍,你女兒回來了,小鐘也在。」然後她媽也出來了,我看到後也笑著打招呼:「許阿姨好。」笑著說:「早聽見了,小鐘啊,好久不見了,你爸媽還好吧?今天在我家吃飯吧。」我推說:「今天不行,我先回去報個平安,改天一定過來。」然後我說:「霖姐,田叔叔,許阿姨,你們一家也好久不見了,你們好好聚聚,我也先回去了。過幾天我再過來。」我轉身後,他們便回去了,雖然父女之間的關係並不算好,可是畢竟半年未見了,之間的親情還是很強烈的。



看看表也不早了,我也打了個的回去給父母報平安。



回去後父母很激動,尤其是我媽,半年沒見了,激動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我安慰著父母,其實內心也很激動,兒行千里母擔憂,又有誰知道出門在外漂泊奮鬥的我們是多麼懷念父母和家人啊。



回去後與父母聊了些學校和生活上的事情,當然我沒告訴他們我有女朋友了,其實從心裡來講我還是沒有把靜當做我的女朋友,我只是把她當做我的好朋友來看。



現在網吧還沒盈利,所以自己做生意的事情我也沒有和父母講,當時我也關照了霖,讓她也不要說。



回家後又一次睡到了自己的床上,我有點莫名的感動,回家真好。



回家前兩天都要跑親戚,所以一直到底四天也就是小小年夜我才來得及去霖家。



當天下午,我買了很多東西,大包小包地拎著來到了霖家,由於之前先打過電話,所以他父母都在。



到了門口還是她爸開的門,進門後免不了寒暄一番,坐定後她媽看著我拿這麼多東西過來,笑著說:「小鐘你真是太客氣了,下次來不許這樣,現在你還沒工作,花的都是父母的錢,再說我們家也不缺這些東西,你有這番心意就好了。







一旁的霖的爸爸也接過話茬,說:「就是,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女婿上門了呢。」說完他和她媽都笑了,我知道他們其實是開玩笑,完全是無心的,但是我和霖互相看了一眼,頓時感到有點尷尬,互相都埋下頭去,為了不讓他們看出來,我也只好陪笑。



霖瞟了她爸一眼,嗔到:「爸,你就會胡說,亂開玩笑!」這時他爸說:「誒,要是小鐘能做我們家女婿,那也很好啊,我看小鐘一表人才,也是個求上進的好小夥子,那點配不上你,不比你在外面找得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好?」他爸說話一直這樣,心直口快,但是霖是個心思細膩的女孩,聽到她爸哪壺不開提哪壺,而且還是當著我的面,不免臉沈了下來。



一旁的我看著不太對勁,只好打圓場,笑著說:「哪有啊,霖姐也是很好的,現在工作也找好了,還是跨國公司,今後肯定能找個好老公。」她媽看著不對,也趕緊插嘴,說到:「好了,丫頭,過來幫我擺盤子吃飯了。林嫂,開瓶茅台!」上了飯桌,她爸很高興,我也陪著他喝了不少,邊吃邊聊,笑聲不斷。



這頓飯一直吃到八點多,我感到頭昏昏的,看看時間不早了,我也打算告辭了。



「這麼晚了,你今天就在這裡睡一晚吧,別走了。我跟你爸媽打個電話,你把手機給我、」她爸醉醺醺地說著。



我執意要走,但是這時霖偷偷瞄了瞄我,我知道她也不想我走,於是我推了兩下便把手機拿了出來,撥通了電話。



接著她爸搶過電話就和我爸聊上了。



等把電話再還給我的時候,我爸只關照我「在別人家要有禮貌」之類的就掛了。



當晚我便睡在他們家客房。



由於喝了不少,我洗了澡後進了房間倒頭便睡著了。



約摸到了一點多,我的房門被打開了,她只穿了件睡衣就躺到了我旁邊。



她家現在是一幢獨棟別墅,房間很多,客房在靠西邊二樓,她父母臥室在南邊一樓,她的房間在二樓,因此她要去我房間是不會碰到她父母的。



接著她就開始親我,我也醒了,茅台酒這點不錯,喝完頭不痛,就是有點口渴,於是我說我要喝水。



霖笑了笑就出去了,半分鐘後她端了水杯進來。



我想起身接水杯,被她按了下去。



她先喝了一口,然後湊過來把水送進我嘴裡。



「好喝嗎?」



霖撫了撫頭髮問我。



「嗯。」



接著霖又送了一口過來,待快喝完時我一把抱住霖,翻身把她壓在床上,和她激吻起來。



這幾天我們都沒見面,也就是通過短信聯繫了一下,她早已慾火焚身了。



我們如之前一樣邊激吻邊脫掉衣服。



我用被子把她緊緊抱住,說:「小心別感冒。」她嗯了一聲,我們便繼續吻了起來。



之後她很主動地開始吻我其他部位,從脖子、胸口、肚臍,一直到我的弟弟,然後含住我的弟弟開始激烈吞吐起來。



霖的舌頭很靈活,我的弟弟被她的舌頭緊緊纏住,尤其是龜頭那裡,被刺激得又癢又稍稍有點疼,她還用牙輕輕咬住我的根部,這種刺激下我覺得我的弟弟比之以前要脹大不少,想射但又被她把住了精關,十分難以忍受。



這樣弄了幾分鐘後我被刺激得欲仙欲死,想叫出聲又有所顧忌,只能狠狠咬住自己的手臂,另一隻手摸著她的乳頭,不甘示弱地揉搓著刺激她。



顯然她也在忍,過了幾分鐘,我們都受不了了,她鬆開嘴,我也放開手,接著她就一下子坐到了我身上。



她那裡水很多,裡面十分濕滑,「噗嗤」



一下子就做到了底部。



裡面又濕又熱,周圍的陰道壁上有很多突起,像吸盤一般緊緊吸住我的弟弟。



待穩住後霖就開始上下翻飛起來,動作十分誇張,弄得床「嘎吱嘎吱」直響。



霖一邊做,一邊以我們的那個點為中心開始轉方向,轉了180°,這樣她就以背對著我的女上男下姿勢開始做。



做著做著她身體趴了下去,含住我的大腳趾,如含住我的弟弟一般套弄起來。



在這種雙重刺激下我很難忍住,喊道:「霖,稍微慢點,我快撐不住了。」霖聽了不但沒有停下,只不過拋下一句:「忍住!」就開始加速了。



我只得咬住自己的手臂,拚死忍住不射出來。



大概這樣過了三四分鐘,我感到她那裡開始有節奏的一緊一鬆,我知道她也快了,於是我起身從背後抱住她,雙手扒住她的大腿把她略微?離床上。



這個姿勢很累,但是我知道這樣她更舒服。



我開始主動加速,隨著啪啪的抽插聲,她的縮放越來越明顯,最後一股暖流從她身體深處噴射出來,流得到處都是。



隨後我也射了。



由於戴了套子,沒有弄到外面來。



激情過後麻煩來了,現在床上濕了一大片,這下我們都傻眼了。



我說這樣,趕快把床單拿到空調下面,把風和溫度調最大,趕快把床單吹乾。



在淩晨五點多的時候,床單總算幹了,我倆送了一口氣,看了看對方,笑了起來。



時間還早,她就先回房休息了,我鋪完床也稍微眯了一會。



迷迷糊糊中,手機鬧鈴響了,我看看時間差不多就起床洗漱下樓。



樓下她父母、林嫂和她都已經起了。



他們熱情地招待我吃早飯,然後問我昨天睡得如何。



我和霖互相瞄了一眼,想笑又不敢笑,她低頭喝了一大口牛奶,我說:「謝謝田叔叔,睡得很好。」這時,她忍不住一口把牛奶噴了出來。



「真是瘋丫頭,吃個早飯吃成這樣,一點規矩也沒有!」霖的爸爸放下手裡的報紙,抽了張餐巾紙遞了過去。



霖低著頭結果餐巾紙,牛奶順著她紅潤的嘴角流了下來,讓我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下身也跟著起立敬禮起來。



我也趕緊低下頭,免得他們發現我面紅耳赤的樣子。



早飯後我們看了會新聞,聊了會天就告辭了。



霖出來開車送我。



她去年已經考過駕照了,車子是她爸的。



剛開出她們家,我們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一路上我們說說笑笑,不久就到我家門口了。



我讓她下來我家坐坐,她只說了句:「改天吧。」就開車離開了。



看著她離開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心裡空蕩蕩的,我現在很不習慣沒有她的日子,我想快點見到她。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