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女混住宿舍楼的故事同人   人妻小说 

大学男女混住宿舍楼的故事(同人)
??自从林涵跟了我之后,在我的调教下变得越来越开放,比起之前保守的她简直就是两个人。
除了周末偶尔回家,涵涵几乎每天晚上都腻在我的宿舍,她原来的房间就渐渐变成了我俩的储物间。
? ?? ?? ?我以前并沒有剃毛的习惯,上了大学后看了好多欧美毛片,发现男人沒有毛会使鸡巴显得更
大更粗壮,女人沒有毛显得更干净可爱,自此以后就养成了剃毛的习惯。林涵跟了我之后,我便怂恿
她踢掉下面的毛毛,她总是不肯,因爲嘛,整个四楼如果就她一个人剃光,迟早会让別人发现,会被
大家笑话,我就跟她说,你沒有剃毛不知道剃毛的好处,这样更干净和卫生,等你剃完她们都会羡慕
你呢。好说歹说,林涵终于答应了,我怕她过会反悔,急忙取出了剃须刀和香皂,将她按倒在床上,
三下五除二就挂掉了所有的毛毛。
? ?? ?? ?林涵的毛毛天生不多,只有一小片毛茸茸的倒三角贴在小阴唇之上,阴唇周围都沒有毛毛,
操作起来十分简单。果然如我所料,沒有了毛毛的阴部显得更加光滑饱满,粉红色的内敛型小阴唇并
不容易看到,但轻轻挤压,一股清泉便随之涌出,可爱极了。我的鸡巴已经不能再硬,当天晚上,我
们足足做了2个小时,林涵到最后只有苦苦哀求,我才放了她一马。
? ?? ?? ?几天之后,我专门去情趣店买了套内衣,黑色透明的蕾丝内衣让乳头若隐若现。小花边的黑
色丝袜,通过两条丝带和内裤连在一起,露出大腿之间的绝对领域。最绝的是那条小的不能再小的暗
红色内裤,薄薄的布料不仅什麽也沒有覆盖,反而特意在耻丘的位置开了大大的一个豁口。当林涵穿
着一身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鸡巴瞬间起立致敬。
? ?? ?? ?“涵涵,你真的是太美了。这衣服简直就是爲你创作的呀。”
? ?? ?? ?“都羞死人了,千万別让她们知道啊,我都沒脸见人了。”林涵红着脸,眼里却透着兴奋的
神情。
? ?? ?? ?这个时候还有什麽话好说,我一把抱起林涵扔在床上,来了个饿虎扑食,不得不说年轻的女
孩就是水润多汁,更本不需要什麽前戏,娇嫩的阴唇内永远都是湿润的,我扛起林涵的双腿,一入到
底,寝室里又回响起了悠扬的呻吟声。战到兴头,林涵早已丢盔弃甲,我抱起林涵使出终极一招“火
车便当式”,准备将她一击KO。娇小的林涵只能任我摆布,双手无力的挂在我的脖子上,头向后仰着,
美目微张,面若桃花,细细的汗珠将秀发凌乱的粘在脸上。林涵不到90斤,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站
在地上,略微马步,便开啓了电动马达模式。
? ?? ?? ?“啊...要死了...啊啊啊...不行...啊啊...天呐...太深了...呃...”林涵皱着眉头,声音
里透着高潮来临时的快乐。几十下过后,林涵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开始用力收缩,双臂紧紧的抱着我,
使我动弹不得。火热的鸡巴突然感受到极大地压力,像是要把它挤出来,又好像是要吸进去,林涵的
高潮到了,子宫开始剧烈的收缩,敏感的龟头被蠕动的肉壁不停地按摩,肉壁好像在不断的旋转,马
眼,沟槽,龟头的每一个敏感部位都被狠狠的摩挲着。我大大的吸了口气,一动不动,强行忍住这要
射精的快感,我要多感受下这世界上最爽的体验。
? ?? ?? ?正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随之而来的是白痴小白的叫声:“孙涛,打牌了,4缺1。你...啊
...”平时我都是不关门的,今天因爲林涵要穿情趣内衣才特的关上的门,小白连敲都不敲就直接推门
进来了。
? ?? ?? ?我正憋着气,强守精关的紧要关头,乍听小白一声吼,龟头再也忍耐不住这强大的快感,瞬间
精液狂喷而出,沖入林涵的子宫深处。小白双手捂脸,嘴巴张成大大的O型,却忍不住从指缝间偷看。
我拼命的抱着林涵,生怕她不小心掉下去,转头看着小白,“叫什麽叫,又不是沒看过,大惊小怪,
哦,哦,哦...”看着小白内衣上深邃的乳沟和凸起的两点,本来已经停止射精的鸡巴又抽动了几下。
? ?? ?? ?“啊,啊!”原本准备打牌的王晓雨和王琳琳听到小白的叫声,也出现在了门口,动作和小
白出奇的一致。晓雨的穿着还好,可是王琳琳,这个丁字裤狂,竟然只穿了一个超小的绿色丁字裤和
内衣,完美的身体曲缐一览无遗,我甚至都能看到她阴部微卷的毛毛和整个阴部的形状,鸡鸡在视觉
的控制下,又兴奋的抽动了几下。OMG,这是精盡人亡的节奏吗。
? ?? ?? ?"涵涵...怎麽穿成这个样子?是不是你干的?"先到的小白缓过神来,率先发问。
? ?? ?? ?林涵翻着白眼,喉咙处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知道她正在享受高潮的快感,只能紧紧抱
着她,轻轻的坐在床沿上。
? ?? ?? ?“唔!”我长舒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怎麽样,涵涵这身衣服好看吧?”
? ?? ?? ?“这...这也太淫荡了吧”不亏是小白,淫荡二字脱口而出。
? ?? ?? ?“你懂个屁,这叫女爲知己者容!”
? ?? ?? ?阴茎上的压力消失了,我轻轻的把林涵放在床上,乳白色的精液从小穴中沥沥拉拉的流出,
撒在地上,床上和我的大腿上,看我擦拭着精子,三女又有些尴尬起来。
? ?? ?? ?书呆子王晓雨拉拉王琳琳的衣角,小声的问道:“涵涵会不会怀孕啊?”
? ?? ?? ?“会呀,绝对会呀!”我不等王琳琳回答,抢先说道:“小白,都怪你,进来都不敲门,要
是涵涵怀孕了怎麽办?”
? ?? ?? ?“那个不带套还怪我咯?难不成你想抛弃我们家涵涵?嗯?”小白呲牙咧嘴得在我面前捏紧
了小拳头,连带着那对巨乳又上下颤了颤。
? ?? ?? ?“不敢不敢,我就说说,生了孩当然我养咯!”我陪笑道。
? ?? ?? ?那边,王晓雨又在王琳琳耳边嘀咕着什麽,三女的目光同时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林涵。林涵平
躺着,长发铺散在床头,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娇小的乳尖依然可见,交叠的双腿不时的在上下缠动,
宛如圣女,只是耻丘下涌出的精液,带来一丝淫靡的味道。
? ?? ?? ?顺着她们的目光,我发现她们正注视着林涵光洁的耻丘,在黑色丝绸的包围下,像黑暗中发
光的白玉一样耀眼。
? ?? ???“你好变态哦,居然对我们家单纯的涵涵做这种事?”小白一脸嫌弃的样子,指着林涵说道。
我抗议道:“刮掉毛毛好处多嘞,又干净又卫生,而且,你们看,多漂亮。来摸一摸,这里,真的好
滑呀。”王晓雨只敢看不敢动手,小白和琳琳相视偷笑了一下,蹑手蹑脚的来到床边,想摸却有些畏
首畏尾。
? ?? ? “都是女生,怕什麽啦!”我催促道。
? ?? ?? ?琳琳貌似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伸出一根食指在林涵的耻丘上转了几圈。
? ?? ? “哇,真的耶,这麽滑,像...果冻,咦!怎麽还黏黏的怪怪的味道?”小白和琳琳搓动着手指,
还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啊!是...是...他的...那个东西!”小白终于明白过来,转头看到我一脸的坏
笑,气得伸手就在我身上擦了起来,“你这个...变态!”
? ?? ? “擦吧擦吧,我身上沒別的,就那个多!”我站起来,甩着鸡巴往她们身前凑,吓得她们连喊带叫,
一古脑的跑到了门外。
? ?? ?“喂喂喂!”我喊住她们,“找我到底什麽事呀?”
? ?? ? 琳琳脸上的红色还未消散,强忍住笑,说道:“我们本来呢,想找你打牌,不过...”她低头看了
一眼我垂头丧气的小鸡鸡,笑道:“我们不想玩拖拉’鸡’了!”那个’鸡‘字故意拖得老长,“我们还是
去玩斗地主吧,拜拜!”说完便跟着另外两个笑得直不起腰的女孩,跑回了宿舍,琳琳的丁字裤嵌在股
沟之间,圆圆的屁股跑起来上下颠簸,我的鸡巴又开始膨胀了。
? ?? ? 我握着硬起来的鸡巴,沖着她喊了一声:“我这可是轰炸鸡,俩王四个2!”屋里的人笑得更厉害了,
而王琳琳,在进屋的瞬间,转身抛给了我一个妩媚的眼神。我...笑了。
? ?? ?几天后,涵涵刮毛的事就四楼皆知。衆女争相来看,顺带着问了一堆七七八八个个方面的问题,涵涵也
渐渐不再害羞,还把自己的心得体会一一分享。在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洗漱中的我发现琳琳不知道什麽时候也
把下面的毛毛刮掉了,不要问我怎麽知道的,我只能说,丁字裤的发明家真是个天才。
上一篇:風流勾當 下一篇:日本的豔遇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