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媽媽和她的親家公各取所需   人妻小说 

大炕上的媽媽和她的親家公各取所需

那段往事,掐指算來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至今回憶起來還非常的清晰。



我小時候家?不是很富裕,整個村子都很貧窮,也很偏僻,大多數的人們都

沒見過世面。



大多數人都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單調生活。



我的家庭一般,爸爸和媽媽耕種著十幾畝田地養活著我和大我十幾歲的姐姐。



日子過得雖然窮苦但卻很快樂,那個時候村?還沒有通電,也沒有什麼可娛

樂的活動,記得那時,每當夜?被尿憋醒的時候,總會發現爸爸和媽媽都光著屁

股疊壓在一起。



那時的我不懂他們是在幹啥。



快樂的日子過了不多年,在我十歲那年。



爸爸由於腦出血癱瘓在了炕上,再也起不來了。



那年媽媽四十五、六歲,突如其來的變故,家庭所有的重擔一下子壓在了媽

媽的身上。



媽媽個子不高,且有點發胖。



圓圓的臉龐,齊耳的半毛頭,樣子一般,但也不是很醜陋。



媽媽的胸大,皮膚很白,小肚子上滿是贅肉,兩條短粗的大腿上邊,是碩大

的肥臀,走起路來大屁股一顫一顫的。



以前爸爸身體好的時候,重活累活一點也不讓她幹,現在爸爸突然的倒下了

,媽媽感覺有點手腳無措,既要照顧我爸爸,還要忙活地?的活,簡直把她就要

拖垮了,我那時啥也幫不了,還得上學,只有二十三,四歲的姐姐,一個柔弱得

女子幫襯著她。



日子在艱難中熬了一年。



爸爸病倒得第二年一開春,鄰居二嬸子,找到我媽媽打算給我姐姐找個對象

,將來結了婚,女婿對我家也有所照顧。



姐姐早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



嬸子的目的是問問我姐姐有個什麼樣的條件,媽媽沒有意見,只要姐姐同意

咋都行。



最後姐姐提出的要求是必須到我家住,幫襯著我媽媽,直到我長大成人。



不多久,二嬸給物色了一個外鄉的小夥子,比我姐姐大一歲,從小媽就死了

,弟兄三個,他最小,兩個哥哥都已結婚,家?很窮,和他老爹一起生活。



願意到我家倒插門。



小夥子長得黝黑結實,一看就是能幹活的人,姐姐和媽媽都相中了。



我家的房子只有三間土坯房,進門的一間是鍋臺,做飯吃飯兼客廳,東邊的

?屋放著糧食和雜物,西邊一間?屋是我們睡覺的大炕,僅有的西廂房是牛棚和

放農具的屋子,姐姐結了婚得有地方住啊。



這難不倒媽媽,媽媽就找人用木板在大炕上隔開來,形成了兩個狹小的空間

,爸爸媽媽和我睡在這邊,姐姐姐夫睡在那邊,炕沿邊上用布簾子擋上。



很快,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儀式姐姐就算結婚了。



當晚媽媽催促我早早的睡覺,她也提前躺在炕上,拉嚴了布簾子。



姐姐和姐夫也上炕睡在了一個木板之隔的那邊。



媽媽吹滅了油燈,屋?漆黑一片,除了人們的喘氣聲,聽到的就是大街上的

狗叫和野貓的發春聲,不久隔壁傳來姐姐的一絲痛苦的呻吟,緊接著就是一陣輕

微的啪啪聲,同在我一個被窩?的媽媽,拉過被子把我的頭蒙了起來。



第二天,姐姐姐夫很晚才起來,發現媽媽的眼睛紅紅的好像一夜沒睡好似的。



最初的幾天夜?總是聽見隔壁有那種輕微的啪啪聲,每當那時媽媽就會把我

蒙在被子?。



到後來,那種啪啪聲逐漸的大了起來,姐姐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有次我的腿不小心碰到了媽媽的腚溝?邊了,媽媽竟然沒穿褲衩,媽媽的腚

溝?邊濕滑濕滑的。



那個時候我還不懂到底他們是在幹什麼。



日子過得好快,轉瞬間到了夏天。



姐夫真的很能幹,一個人幾乎包攬了全家的體力活。



媽媽和姐姐都看在眼?記在心?,甚是高興。



正執玉米抽穗的時候,姐夫很早就起來去地?打藥,媽媽做出早飯,領著我

去地?給姐夫送飯,順便幫著他幹活。



太陽曬的很熱,到了地?,我和媽媽順著玉米棵的間隙往地?走,當就要到

地中間的那個水坑的時候,媽媽噶然停下了腳步,頓時她愣在了那?,我也隨著

媽媽住下了。



我懵懂的看了一下媽媽的臉,心想為啥不走了?只見媽媽的眼神好像被什麼

東西給吸引住了,她張嘴楞楞的看著前方。



我順著她的眼神注視過去,原來水坑?邊站在姐夫赤身裸體,估計是噴完農

藥,正在水坑?邊洗澡,水坑?的水很淺,剛剛沒過他的膝蓋,正在用手撩起水

洗澡,我和媽媽站在玉米棵?,姐夫沒有看見我們,低著頭自顧自的洗澡,只見

姐夫結實的腹肌下邊黑黑的毛從?邊一條烏黑的大雞巴耷拉在胯下,正好沖著我

們這邊晃悠。



他那條雞巴簡直是太粗太長了,幾乎和驢的雞巴那麼大。



這要是硬了起來那的多大啊!許久媽媽才回過神來,把飯遞給我,她轉身走

遠了。



姐夫看見我來給他送飯,急忙在水坑?跳出來,穿上褲衩接過我手?的飯,

坐在土坎上狼吞虎嚥的吃起來,邊吃邊問我:「你自己來的嗎?你姐姐咋沒來?」



我回答他說「姐姐在洗衣服了,咱媽和我一起來的,剛才看見你在洗澡,媽

媽到那邊幹活了。」



姐夫聽完一下子停止吞咽,臉上禁不住泛起一絲淫笑,他腦海?似乎在想像

什麼似得。



自從那天發生的事情以後,夜?隔壁的啪啪聲變得更大了,記得有次,隔壁

炕上繼續著啪啪聲和淫叫聲,以前都是吹了燈才有,這次卻是點著燈,並且連我

和媽媽這邊也照亮了,媽媽沒有睡著,等到那邊的聲音停止了,媽媽起身拿起炕

沿下的尿盆,褪去身上僅有的褲衩,我看見媽媽的褲衩底部全濕透了,她那肥碩

的大白腚蹲在尿盆嗤嗤地撒起了尿,媽媽的尿聲很大,卻尿了很久,我突然覺得

有個身影在炕沿外晃動,我擡頭一看,原來是姐夫正站在炕下光著屁股,翹著大

雞巴手?端著尿盆也在撒尿,但是沒有尿出來,眼睛卻透過布簾子的縫隙偷看背

對著他尿尿的我媽媽。



他沒有發現我在看著他,媽媽尿完了,屁股離開尿盆,跪在了炕上,撅起大

白腚,紫紅色的腚溝子一下子展現出來,她用褲衩擦了擦大肥屄上的尿液,姐夫

看傻了,雞巴漲得發紫,忍不住用手擼起來。



姐姐高潮過後呼呼睡著了,媽媽在炕沿邊撅著腚,拿著褲衩使勁的揉搓起腚

溝子,再看姐夫,慢慢地撩開簾子仔細的看著我媽媽的大白腚,雞巴離著我媽媽

的屁股很近。



他手?握著雞巴加快速度擼動,媽媽的開始喘粗氣了,媽媽那兩片肥厚的陰

唇被自己揉搓的張開一個大口子,露出粉紅色的嫩肉和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突

然姐夫渾身一顫,刹那間一股乳白色的東西在他的馬眼?邊噴射而出,一下子噴

進了我媽媽腚溝?張開的那個黑洞?邊了,突突又是幾下噴射,射的媽媽腚溝和

手上全是。



媽媽被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得猛然一轉身,姐夫也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馬

眼?還在往外滴答粘液,媽媽的臉色騰地紅了,急忙拉嚴了簾子,媽媽坐在炕上

看了看手上的粘液,忍不住放在鼻子上聞了聞笑了。



八月十五前後,正是收玉米的時候,姐姐懷孕了。



挺著大肚子不能去地?幹活,姐夫忙不過來就把他爹叫來幫著收莊稼。



姐姐的公公五十多歲,強壯的身軀,禿頭頂,絡腮鬍子就連胸前和小腹上也

長滿了毛。



別看他五十多歲的年紀,但是很能幹。



白天幹活好說,到了晚上得找地方睡覺啊!我家?沒有多餘的房子,媽媽只

好在我們的炕上給他擠出一點地方給他睡。



爸爸躺在炕頭上的專用位置,媽媽靠著爸爸和我睡一個被窩,姐姐的公公就

睡在我的旁邊。



晚飯時他和姐夫喝了兩杯酒,酒足飯飽,天也黑了,他到挺實在脫去上衣和

褲子只剩下一條破舊不堪的大褲衩躺在炕上就睡。



媽媽喂飽我爸爸,收拾完家務已經很晚了。



姐姐姐夫早已躺下,我也早早的躺在炕上。



媽媽出去換了一身寬鬆的衣服躺在我和爸爸中間吹滅了油燈睡覺。



屋?一切都安靜下來,中秋節的月色很亮,穿過窗櫺照亮了整個大炕。



我旁邊的老男人呼出的酒氣特別難聞,光禿無毛的腦殼被月光照的發亮,滿

臉的絡腮鬍子連帶著大片胸毛一直到肚臍眼往下的褲衩?邊,活生生一個野人睡

在我家炕上。



本來我三個人睡都不寬裕的炕,再加上他就更加擁擠悶熱了,媽媽只好側身

躺著。



木板的隔壁又開始了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我姐姐輕微的呻吟,姐姐的公公並

沒有睡著,他的褲衩漸漸地鼓了起來,並且支起老高。



他伸手扒開褲衩的邊緣,騰地一下一根手電筒大小的雞巴彈了出來。



我看見媽媽突然吃驚的擡起了頭然後有落下來,媽媽也沒睡著,她在看著他。



他握著大雞吧,聽著隔壁的動靜慢慢地上下套弄起來。



自從爸爸病倒一來快兩年了,四十多歲的媽媽正執虎狼之年,特別是看到我

姐夫的大雞吧之後,每當隔壁有動靜,就會看見媽媽脫去褲衩把手伸進襠部使勁

的揉搓自己。



這晚,媽媽的手也沒閑著,媽媽看著老男人擼雞巴,自己也揉搓的開始喘出

了粗氣,老男人聽見我媽媽的喘氣聲有點特別,就轉頭看了看我媽媽的臉,正好

和我媽媽四目相對,羞得媽媽趕緊停止揉搓閉上眼睛假裝睡著。



老男人似乎看懂了什麼,隔壁的聲音還在繼續。



他側過身一隻粗糙的大手越過我伸進了媽媽的懷?,媽媽驚呆了,緩過神來

趕緊抓住他的大手想掙扎,但是她沒有那麼大的力氣,或許是怕驚醒了我,媽媽

放棄了。



姐姐的公公撩開我媽媽的背心,露出兩個渾圓的大奶子,就揉搓開來,媽媽

一動不動的任憑他收拾,他的手滑過媽媽的小肚子伸進了褲衩?邊。



媽媽閉著眼睛嘴?開始小聲的哼哼,他想拉過我媽媽去,卻被媽媽拒絕了,

他並沒有放棄,把我媽媽的手拽了過去放在了他的雞巴上,媽媽沒有拒絕,自願

的握著他那粗大的雞巴套弄起來,他陽面躺在我旁邊,舒服的享受著我媽媽給他

套弄著,媽媽的手有慢到快,不大功夫,老男人夾緊了雙腿,屁股往上挺迎合著

我媽媽的手,一股股精水噴湧而出,媽媽急忙鬆開手,在枕邊拿了些衛生紙扔給

他。



隔壁安靜了,我身邊的老男人也打起了呼嚕。



第二天人們都像沒事一樣早早的開始了各自的勞作,姐姐的公公幹活更加賣

力。



晚飯他又喝了幾杯酒,眼睛色眯眯的看著我媽媽,媽媽回了他一個眼神。



他樂呵呵的就躺下了。



照往常一樣媽媽收拾完家務照顧好我爸爸睡下。



今晚媽媽在東邊?屋洗了個澡,最後一個上炕睡覺。



老男人的酒氣太難聞了,熏的我想吐,我不打算挨著他睡,就和爸爸靠在了

一起,媽媽來到炕上一看我挨著爸爸,為了不影響我睡覺,她就挨著姐姐的公公

背對著他側身躺下了。



今晚木板的隔壁沒有動靜,老男人也打著呼嚕,我認為今晚一切都平靜了。



外邊陰天沒有月光,屋?漆黑一片,只有斷斷續續的雷聲和劃過天空的閃電

偶爾照亮一下屋?。



媽媽側身摟著我睡著了。



我太困了不知不覺也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被尿憋醒了。



和往常一樣我會推醒身旁的媽媽給我拿尿盆,外邊刷刷的下起了雨,涼風吹

進來甚是清爽。



屋?一片漆黑,一揮手沒有摸到媽媽,媽媽呢?我隨口叫了一聲媽,還沒等

我說出尿尿那兩個字的同時,一道閃電照亮了整間屋子,我看見那個黝黑渾身長

滿毛的老男人赤裸裸的趴在我媽媽豐滿白皙的身上正在前後移動,媽媽的背心翻

上去露出來的兩個大奶子被姐姐公公的胸部壓扁了,她下身光溜溜的,雙手抱住

他禿瓢一樣的腦袋親吻著他長滿鬍鬚的臭嘴,兩個人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媽媽兩

腿雪白的大腿岔開擡得很高夾著老男人的下身,膝蓋彎曲腳後跟死死的勾住他的

屁股。



配合著身上男人的動作。



閃電過後又是漆黑一片,他倆聽見了我的叫聲,一陣慌亂,媽媽回到了我的

身旁,她的下身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腿,我感覺媽媽的襠部濕滑濕滑的。



我說尿尿,媽媽趕緊在炕沿下拿了尿盆。



尿完了,重新躺下睡覺,我發現媽媽已經穿上了褲衩,側身摟著我睡覺。



過了許久,一隻大手在媽媽背後環抱住了媽媽的肚子,慢慢地撩起媽媽的背

心,然後有一點一點褪去了媽媽的褲衩,媽媽弓起身子屁股往後一撅,擡起了上

邊的一條腿,我聽見被窩?噗嗤一聲,媽媽輕輕地舒了口氣。



在媽媽背後一股力有節奏的衝擊著她。



我動了一下身子,右手不小心摔到了媽媽的襠部,一下子觸碰到一條很粗的

肉棒正包裹在媽媽肥厚無毛的陰唇?邊進進出出,並且沾滿了粘液。



我的手放在那?沒動,那條肉棒深深地插在?邊不動了,嚇得媽媽輕輕地喊

了一下我的名字,我假裝睡著了沒有回應她。



媽媽以為我睡著了,輕輕地拿開我的手。



一轉身又離開了我的被窩。



又是一道閃電照亮了炕上,這才看見媽媽竟然騎在姐姐的公公下體上,白白

的大腚坐在那?不住的在搖晃,男人的兩隻大手分別抓著媽媽的兩隻奶子,媽媽

好像顧不了那麼多了,嘴?不住地低聲叫喚,突然木板的隔壁也傳出姐姐的呻吟

聲。



又一道閃電,看見媽媽重新被壓在身下,媽媽死死的抱緊他的後背,老男人

的動作加快了,嘴?不住的喘著粗氣。



隔壁的撞擊聲也越來越大。



當最後一道閃電照亮的時候,雨停了,媽媽身上的老男人趴在那?不動了,

下身使勁頂住我媽媽的下身,渾身在顫抖,媽媽張著嘴長舒了一口氣,滿足的撫

摸著他的禿腦殼。



隔壁經過一陣快速的撞擊聲也忽然安靜下來,緊接著就是兩邊衛生紙擦拭的

聲音。



媽媽又回到了我的被窩一會就睡著了,兩邊的爺倆都打起了鼾。



只有我看了看病榻上的爸爸,留著淚一夜未眠。



等我睡醒的時候,天已亮了,可是外邊還是轟隆隆的雷聲和淅瀝的雨聲。



下雨天人們無法下地幹活,借此可以休息一下。



我睜開眼睛,炕上的大人們都在還在睡夢中。



媽媽和她的親家公依然赤身裸體,媽媽側身摟著她的親家公依偎在他身上,

安然的呼呼大睡,一條大腿壓在他下身上,媽媽的股溝?邊還夾著一團衛生紙。



我眯著眼睛偷看著他們,不想驚擾了他們。



突然姐夫的爹醒了,推開半伏在他身上的我媽媽,媽媽也醒了,她急忙做起

來看看我,快速的拉起被子蓋在身上。



她的親家公爬起來端去尿盆撒了泡尿,低下頭瞅著我媽媽的臉蛋,大黑雞巴

再次挺了起來,他放下尿盆鑽進了我媽媽的被窩?。



木板的隔壁沒有動靜,姐姐姐夫還在夢中,爸爸躺在我身旁一動不動,他啥

也不知道。



姐夫的爹爬進了被窩?媽媽的下身那?,被窩的邊緣讓媽媽擡起來的腿給支

起,露出了媽媽的下體,我看見一張臉正貼在媽媽下身毛從?邊,媽媽閉著眼睛

,看似很是享受,不一會,她的親家公爬出被窩,背靠著窗臺坐在那?點上了一

隻煙,他拉過我媽媽起,把我媽媽的頭往他的胯下按了下去,媽媽順從的趴在他

的大腿根部拉過被子把他的下身和自己蓋起來。



被子?邊一起一伏的動,姐夫他爹,慢慢抽著煙,不多時,媽媽可能是在被

窩?憋悶了,就露出頭來了,刹那間我呆住了,平時很愛乾淨的媽媽這時的嘴?

竟然含著她親家公又黑又臭的大雞巴在吞吐著。



媽媽吐出雞巴又舔著他兩個蛋蛋,然後又含著雞巴。



姐夫他爹抽完煙,扶起我媽媽讓她躺下去,岔開媽媽的雙腿趴上去,屁股往

下一沈,那條大雞巴沒入了媽媽的體內。



他整個身子壓在媽媽身上兩人的嘴唇貼在一起。



媽媽隨手重新把被子蓋在了上邊,連頭也蒙住了。



被窩?開始了連續有節奏的蠕動。



很久一段時間,被窩?一陣快速的蠕動之後回復了平靜,又過了一會,姐夫

的爹爬出被窩,雞巴軟了,而且還粘著一下白沫一樣的東西,他用自己的褲衩擦

了擦穿上了衣服。



媽媽隨後也爬起來,赤裸著身子背對著我的臉蹲在尿盆上,媽媽並沒有撒尿

,我看見一股像鼻涕似得東西在媽媽的肉洞?邊流了出來,而且流出很多。



媽媽擦乾淨屁股,穿上衣服下炕做飯了。













【完】
上一篇:对幼女的经验 下一篇:阿强的岳母
评论加载中..